魔球失灵!火箭杀招被勇士打成废招 休城想赢仅剩唯一生机

魔球失灵!火箭杀招被勇士打成废招 休城想赢仅剩唯一生机
“魔球”折翼“魔球理论”来自美国闻名文学作家、财经记者迈克尔-刘易斯在2003年出书的《魔球:窘境中取胜的艺术》(Moneyball: The Art of Winning an Unfair Game)。刘易斯在书中以美国职棒大联盟的小球队奥克兰运动者的建队形式为比方,阐明数据建模的方法是创建最合理阵型的抱负途径,而传统的经过调查和试训选拔人才的理论并不科学。火箭总经理莫雷是一位数据分析专家,他将棒球范畴的“魔球理论”用于篮球,经过数据模型,建立了一套理念,正如棒球以“上垒”为“魔球理论”的中心数据,莫雷将“魔球理论”运用到篮球时要点是三分球、制作犯规罚球以及进犯禁区,这些是最有用的得分方法,而中投由于功率低应该尽量少用。德安东尼执教的这支火箭,是“魔球理论”的坚决履行者,很多的三分投射结合打破或挡拆冲杀禁区,他们的成功来源于这个打法见效,而他们的失利与这个打法失灵严密相关。经过上表能够看到,火箭在西部半决赛的场均得分较惯例赛少了9.4分。三分和禁区是火箭魔球的双翅,如上表所示,火箭在西部半决赛的场均三分球射中数较惯例赛下降起伏并不大,他们显着变弱的进攻项目是禁区得分。火箭在西部半决赛的场均禁区得分比惯例赛少9.1分,清楚明了,进犯禁区质量下降,是构成火箭在西部半决赛得分削减的首要原因。换言之,火箭魔球的双翅折断了一翼,只靠三分球是不可能打赢勇士的,何况火箭的三分球也没有超常发挥。勇士怎么废掉火箭杀招?考辛斯伤停令勇士在西部半决赛面临火箭直接亮出底牌,不再纠结于为总决赛演练大个阵型,而是逝世五小首发。逝世五小在防卫端的优势是速度更快,换防更及时更有用。勇士与火箭在最近五年四次季后赛相遇,他们很了解火箭的打法,休城军团在场上给对手摆出两瓶“毒药”,一是三分,二是禁区,对手有必要选一个,勇士的对策是用五小阵型砸碎禁区这瓶“毒药”,他们信任只需不让火箭在三分球方面大迸发,成功的天平就会向勇士歪斜。勇士做到了,他们在间隔篮筐5英尺(1.5米)规模内设置了固若金汤,要点约束在挨近篮筐区域的两大进犯手哈登与卡佩拉,防卫的中心思路是削减两人在该区域的出手。数据为证,惯例赛阶段,哈登间隔篮筐5英尺规模内场均出手7.4次,卡佩拉是场均9.7次,而在西部半决赛中,哈登间隔篮筐5英尺规模内场均投篮下降到4次,卡佩拉更是暴降参与均3.5次。数据是成果的展现,勇士是经过怎样的进程取得这个成果呢?下图是火勇系列赛第二场的一个攻防局面,哈登单打库里,库里选用了爵士首轮防哈登的战略,不给左路只给右路,哈登沿着右路向篮下突击,伊戈达拉禁区补防挡住哈登,库里快速完结防卫换位,让自己处于卡佩拉的身前,哈登一头扎进勇士的围住圈无法投篮只能传球,库里候个正着将球断走。下图是火勇第二战极有代表性的防卫镜头,哈登与卡佩拉合作防拆,勇士双人夹攻持球的哈登,卡佩拉挡人后拆向禁区,哈登马大将球送出。克莱-汤普森十分精确地判别出火箭的战术目的,空中阻拦损坏了火箭的这次合作。勇士五小阵型的防卫作用,下面这组图体现得酣畅淋漓。保罗与卡佩拉合作挡拆,伊戈达拉挤过维护持续追防保罗,德雷蒙德-格林则挡住卡佩拉拆向禁区的道路,火箭这次合作没有打成。保罗将球交给豪斯,杜兰特封住了豪斯的投篮空间,卡佩拉为豪斯做维护。格林立刻换位延误豪斯,卡佩拉只好二次维护,此刻杜兰特回到豪斯身前,尽管豪斯顶着杜兰特来到篮下,但面临身高臂长的阿杜底子无法出手,格林则切断了豪斯与卡佩拉之间的传球道路。豪斯别无挑选,只能传给底角方位的埃里克-戈登,这是勇士设置的防卫圈套,汤普森和杜兰特立即在底角方位包夹戈登,戈登堕入围住匆促传球,伊戈达拉将球断走。从损坏保罗与卡佩拉的挡拆,到撕裂豪斯与卡佩拉的合作,再到底角夹攻制作失误完结抢断,勇士逝世五小换位敏捷,判别精确,体现了极强的防卫履行力。下图是哈登与卡佩拉在火勇第二战的一次合作,卡佩拉空切接到哈登传球,杜兰特紧追不舍,本来防卫塔克和保罗的伊戈达拉与汤普森,都向篮下移动,防卫目的十分清楚,外线能够偶然漏给火箭,但篮下要极力封闭。卡佩拉没有进犯禁区的时机,他做了一个高位策应,分球给空切的哈登。哈登使用速度和卡佩拉的维护甩开格林,但杜兰特追到篮下封盖了哈登的上篮。杜兰特有小个子的灵活性,却又有大个子的身高和臂展,这是勇士五小最可怕的当地。接下来勇士又一次设置圈套,在哈登接球后,将这位火箭中心封堵在底角,双人夹攻将他逼到外线。也便是哈登,换成一般球员,从底角沿着边线跋涉,承受着双人防卫,恐怕球早就丢了。可是,即使哈登保住了球权,24秒现已消耗到仅剩5秒,在这波进攻中,勇士废掉了哈登这个进犯点。哈登只能传给接应的卡佩拉,卡佩拉运球冲向禁区,勇士坚决果断三人合围,宁可漏掉外线。卡佩拉传给坐落底角的塔克,库里尽最大努力回到防卫方位,但塔克仍是投进了。这次攻防是勇士防卫思路的集中体现,绝不给火箭在禁区轻松取分的时机,竭尽全力封闭篮下,即使火箭经过搬运球创造出三分良机,勇士也在所不惜。火箭在第二战投进17记三分,这并不少,但以惯例赛的规范衡量,仅仅正常发挥,当火箭进犯禁区受阻,三分球正常投是打不赢勇士的。坚持与抛弃在NBA,没有简略的战术系统,一套系统有许多改变,但从全体的视点来看,系统是能够概略一下讲的,比方火箭的魔球系统,能够归纳为两个套路衍生一系列合作。套路一:哈登或保罗单打,阅览防卫在自己投篮和传球两方面做出挑选。套路二:哈登或保罗与卡佩拉挡拆,在执跋涉程中,依据对方的防卫状况做出进攻挑选。火箭这两个套路,“灯泡”与卡佩拉的挡拆现已被勇士破解,卡佩拉在这个系列赛场均只要9分,而他在惯例赛场均得分是16.6分。哈登的单打,这是火箭在惯例赛从西部倒数第二杀回前四的神器。在对勇士的系列赛中,哈上台均得到32分,看上去还不错,但他的投篮射中率仅为38.3%,三分球射中率30.4%。在一对一方面,哈登的两大杀招是打破和后撤步三分。哈登在惯例赛场均打破19.6次,打破后构成投篮射中率为53%,他在对勇士的系列赛中场均打破22次,打破后构成投篮射中率为45%。哈登在西部半决赛打破更多了,但打破中的投篮功率面临勇士凶恶的防卫下降了。勇士封闭禁区的防卫战略约束了哈登的打破功率,但哈登仍增加了打破次数,这是由于他的后撤步三分受到约束,尤其是习惯性的伸腿动作,有诈取犯规的嫌疑,裁判在火勇首战的判罚标准现已标明,哈登选用这样的动作,即使勇士球员侵犯了他的投篮圆柱体,裁判也不会鸣哨。假如考辛斯没伤,火箭打勇士,最有要挟的对位便是使用挡拆构成哈登单打考辛斯,或许一对一库里。考神不能上场,勇士直接用逝世五小,用队内最好的防卫球员伊戈达拉对位哈登,尽量防止库里与哈登面临面。西部半决赛,伊戈达拉防哈登72个回合,是勇士队内对位哈登回合数最多的,其次是汤普森,然后是杜兰特与格林,库里两场球只对位哈登10次。在伊戈达拉防卫哈登期间,哈登18投5中,射中率只要27.8%,三分球8中1,射中率仅为12.5%。汤普森防哈登期间,哈登射中率为33.3%,三分球射中率25%。勇士用两道铁闸约束哈登,再加上杜兰特与格林关于内线的维护,让哈登的进攻功率锐减。火箭传统阵型版别的魔球系统已被勇士逝世五小拆毁了,第三场竞赛关于火箭便是生死战,假如再输一场,0-3落后简直等同于宣判死刑。德安东尼在系列赛前两场的战术思路是以大打小,这个形式宣告失利,火箭所谓的大个阵型不光进犯禁区作用差,由于卡佩拉经常被勇士调集到外线防卫,篮板维护也欠好,火箭在前两场篮板67-83输了16个,前场篮板13-26只要勇士的一半。担任竞赛说明的前火箭球星麦蒂坦言,火箭应该在第三场用小里弗斯代替卡佩拉首发,将塔克放在中锋方位上,与勇士小对小。麦蒂的这个主张能够说是个险招,由于这个变阵意味着塔克要面临杜兰特,身高距离很大。可是,即使塔克名义上不是中锋,他在系列赛前两场也是防卫杜兰特回合数最多的火箭球员,防了66个回合。杜兰特面临塔克的防卫射中率为42.9%,考虑到身高下风,塔克防得仍是不错的。“魔球理论”重视禁区和三分球的理念没有问题,假如火箭抛弃这个理念,用中间隔和勇士拼,近乎是以卵击石,杜兰特的逝世中投在全联盟称第二的话,无人敢说自己是榜首。“魔球理论”的理念没错,火箭在西部半决赛错在阵型,数据为证他们的首发阵型在火勇系列赛中进攻功率(百回合进攻得分)只要89.1,攻防功率净值是-27.6!卡佩拉上场期间,火箭总计输给勇士36分,卡佩拉这项数据队内最差。火箭用小个阵型,能够取得更好的外线火力,从而创造出打破空间。与此同时,保罗的“戏份”应该有所增加了,上赛季西部决赛火箭一度将勇士逼到山崖边际,一个首要原因是保罗打得好,单核驱动打勇士必定输,即使巅峰詹姆斯也赢不了,双核才有时机,保罗需求打出契合年薪的体现,火箭是时分给保罗更多的时机了。保罗在西部半决赛的战术使用率只要20.9%,而哈登是42.1%。当然,与勇士拼小个阵型是有风险的,尤其是杜兰特这个点风险系数极高,但火箭现已是破釜沉舟,不变恐怕难逃一“死”,求变最少还有山穷水尽的时机。坚持“魔球理论”的根底理念,抛弃用大个阵型打“魔球”的方法,或许这是火箭仅有的“活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